暑假里我和小莹姐的事,李小璐蕾丝裤衩图片,内衣尺码怎么测量


暑假里我和小莹姐的事,李小璐蕾丝裤衩图片,内衣尺码怎么测量
暑假里我和小莹姐的事,李小璐蕾丝裤衩图片,内衣尺码怎么测量

2007年,《男人装》的编辑找到阿朵,希望她能帮杂志拍摄内页。

阿朵立刻就回绝了,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封面女郎。

她长大了,不再是为身材而自卑,拼命减肥、拼命裹胸的少女了。

她学会欣赏自己了。

编辑们被她说服了,然后,那期杂志三天就卖掉了50万册,直接脱销,就连阿朵自己都没买到。

它创造了的最高销量至今无人超越,现在《男人装》公众号的头像还是这张阿朵扛着相机的照片。

然而也正因为这张照片大胆前卫的风格,她身上的“性感标签”更是甩都甩不掉了。

其实阿朵并不在意别人说她“性感”或者“美艳”,她在意的是人们只看到她的性感。

在音乐这件事上,她不太会妥协

阿朵是湘西土家族的姑娘,从小天赋过人。

她7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舞蹈了,8岁考入湖南省艺术学校继续学习民族舞,10岁那年因舞蹈特长被招入二炮驻湖南文工团,担任舞蹈演员。

16岁,她获得《第七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》湖南赛区专业组一等奖,18岁拿到《第八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》专业组优秀奖。

从小到大,阿朵向来都是妥妥的C位。

1999年,从部队转业的阿朵决定留在北京追梦。

她当过编舞老师,参加过不少文艺演出,能唱能跳的风格在圈内小有名气。

有一次阿朵去KTV见一位制作人,希望对望能给自己发歌的机会。

制作人想跟她喝酒,她不喝,对方一下就急了,讽刺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你跳舞跳不过李玟,唱歌唱不过张惠妹,你还想红?”

阿朵不卑不亢,说道:“我现在是跳不过李玟,唱不过张惠妹,但你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阿朵,我红给你看。”

慢慢地,阿朵的才华终于被日本音乐人小室哲哉发现,她签约了小室哲哉的香港唱片公司,一个月能拿到几千块的报酬。

然而小室哲哉看中的是阿朵身上的“欧美范儿”,他原本打算动用自己所有的资源,让阿朵往国际上发展。

但是阿朵骨子里喜欢的是自己国家、自己民族的传统元素。

既然理念不同,阿朵也不愿拖着,仅仅一年之后便与小室哲哉解约,签约正大音乐公司。

在这里,阿朵遇到了她一生“纠缠不清”的贵人,高晓松。

“她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。”高晓松从不吝惜对阿朵的赞美,他不仅收阿朵为弟子,还不遗余力地给阿朵写歌,一手为阿朵打造了首张个人专辑《盛开》。

这张专辑有一首风格独特的歌,叫做《再见,卡门》,阿朵正是凭借这首歌,登上了2005年的春晚。

她穿着金色的低胸露腰上衣,民族风的半裙,打一颗个性十足的唇钉,在舞台上就像是一团火,撩人又艳丽,透着迷人的性感。

这大概是春晚上尺度最大的一次着装了吧。

在那之后,“性感女神”几乎成了阿朵的名字,有喜欢的自然也有不喜欢的。

阿朵知道,她虽然火了,但人们对她身材的关注远远超过了音乐本身,她心里委屈,可是并没有反驳。

因为她知道,只有继续努力拿作品说话,才能甩掉这些偏见。

阿朵不敢松懈,从芭蕾学到拉丁,从现代学到国标,连机械舞都不放过。

她还学习音乐知识、学习创作,就这样花了三年的时间打磨出第二张专辑《宝藏》。

“这张专辑里,九首歌都是我自己写、自己做的。”阿朵在节目中说这话的时候,眼里有藏不住的骄傲。

其中《甜心先生》这首歌的MV是宁浩拍的,阿朵装扮大胆,踩着高跟鞋扯着男性的领带,几千块的瓶子硬是砸了好几个。

阿朵因突出的爆发力和舞台表现力,被誉为是中国的麦当娜,她把那时候的自己形容成档期满满的“摇钱树”。

但,是不是事业顺了,感情就难免坎坷呢?

在感情这件事上,她太容易交出真心

阿朵是一个把感情看得很重的人。

荧幕上的她看着非常性感,经常穿着很暴露,然而你以为她是个野女孩,其实她却保守的很。

她不抽烟、不喝酒,连KTV几乎都不怎么去,家里的猫咪生了宝宝她都会哭着给朋友打电话。

可是没人愿意去了解她本来的样子,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,说她私生活放荡、靠男人上位。

阿朵说:“我的情人节都是跟我妈过的,但没人信。他们都觉得我是夜店咖,但我基本不去酒吧。”

特别是谈起恋爱来,她更像个彻头彻尾的“傻瓜”。

“第一次彻底毁了我对爱情所有的向往,第二次击溃了我的自尊心,第三次不但骗了我的感情,还拿走了我所有的财产。”

这是阿朵对自己感情生活的总结。

她的初恋跟所有女生一样,发生在懵懂的青春期,当时她什么都不懂,以为男友移情别恋闺蜜就是天大的事,这让她第一次感到了绝望。

然后在二十几岁,高晓松就出现了。

这么一位才华横溢又很懂她的男人,真的很难不会爱上。

在阿朵被骂得最凶的那会儿,高晓松毫无保留地站出来帮她说话:

“她演唱的,是热情奔放的波西米亚风格的歌曲,搭配这样的衣着是艺术的需要。这已经通过了最严格的节目审查,没想到有人却如此地不健康。”

于是两人的这段绯闻也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。

在节目中好友王筝曾爆料,她最开始就告诉过阿朵,“高晓松那个人太花心,不要跟他交往”,可谁知道好巧不巧,高晓松就在电话那头听着。

阿朵显然是没听进去好友的劝告,爱就是会让一个人盲目。

2002年高晓松和第一任妻子离婚,很多人猜测他是为了跟阿朵在一起,但两人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。

就在这段暧昧不明的感情中,阿朵的自尊与自信备受打击。

后来,他们终于在高晓松迎娶第二任妻子夕又米时分道扬镳。

虽然她当时就表示自己会坚强,但直到多年后她才找到了直面这个人的勇气,用一句“他永远是我的老师”带过了所有的感情。

时间转眼到了2010年,阿朵被拍到深夜在KTV门外痛哭,身边的闺蜜不停地安抚,她还是难以自持,一时间关于“阿朵失恋”的报道飞满天。

她当时确有一段恋情,她为这段恋情准备了很久,以为自己终于要恋爱了、要幸福了,却没想到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“为什么呢?”阿朵在节目中问道,“为什么我这么相信爱情、这么忠于爱情,我的等待,为什就等不来爱呢?”

“因为爱你的那个人还没来。”李静安慰道。

在那个人还没出现之前,所有“失败的”“沧桑的”“悲痛的”的故事都只是前戏,仅此而已。

可这个外表强势内心却脆弱的女孩,还是没能承受住打击,再加上事业的不顺,阿朵大病了一场,病到说不了话也走不了路。

卧床休息的那段时间,阿朵终于有机会停下来思考,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

“死里复活”后,她终于开始变老了

“我应该要重新活一下。”

这就是阿朵思考了许久的结果。

于是她丢掉了已经拥有的一切,跑到湖南湘西、云南西双版纳、贵州黔东南的村寨里采风,在蓝天白云、青山绿水中寻找灵魂深处的自己。

她在旷野、沙漠中流浪,在大山深处的木屋里睡觉,在木板搭成的茅房上厕所,跟蛇虫鼠蚁、牛马猪羊一起生活。

最后她又返回老家湘西学习了苗鼓,成为了官方认证的苗鼓“非遗”传承人。

也是从那时起,她开始做起了“新民族音乐”,希望能把民族音乐带到大家面前,让华语音乐多一种声音。

2018年,阿朵发行专辑《死里复活》,入选格莱美“最佳时节音乐专辑奖”,成为华语音乐史上的唯一。

她在新歌里唱到“我的生命裂了缝,阳光才能照进来”,嗓音里尽是历尽沧桑过后的云淡风轻。

她没有变,更没有妥协,而是到了这个年龄她终于明白,没有什么事一定要的,也没有什么是一定不可以的。

就像这次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她想要这个舞台就来了,她不喜欢拉票就不拉,她能站在C位就好好唱歌,被淘汰了就回到自己的地方继续做音乐。

那首《兰花草》上热搜的时候,阿朵相当镇定,她知道这么好的作品一定会被人看到的。

直到后面阿朵的“怒音”上了热搜,她才开心地像个孩子,因为这一次,是她自己的才华与能力得到了认可。

这是她这么多年来,一直渴望的事。

“我终于开始变老了,别人终于注意到我的灵魂了。”阿朵如是说。

“当你二十几岁的时候,别人说你美,不必太高兴,因为每个女孩子在二十几岁的时候都美。

但当你到了四十岁,别人再说你美的时候,那恭喜你,你是真的美。”

她抹着难以自持的眼泪,出道20年,终于摆脱了所有的标签。

如今的阿朵,是你无法再用一个词定义的阿朵。

什么是美,什么是性感,什么是“乘风破浪”,都由她自己说了算。

分享到